您的位置: 四平信息港 > 故事

法眼 第三百八十章 有种你过来呀

发布时间:2019-09-26 02:49:46

法眼 第三百八十章 有种你过来呀

小金龟摇摇头,四足展开,运足如飞,在后面跟上杨任,它的速度也极其快,快速移动的残影在地上拉起一道明灭变幻的金色弧线。

一人一龟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极速奔跑,他们的身影几乎没有被人发觉,街上被杨任超过的行人只觉得一股肆虐的风声从身边刮过,转头茫然四顾,只觉眼前花花的,却什么也没看到。

从农贸市场到龙原县衙不过四五千米的路程,对于极速奔跑的杨任来说,多需要一分钟。

在离县衙还有一千多米远时,高速奔跑中的杨任的眼皮无缘无故地突突地跳了起来,他感受到一股浓郁的杀机临近,非常果断地刹住脚步,并且断然横向平移十几米。

“嘭”一块重逾千斤的石板从天而降,轰然砸在杨任刚刚闪开的地方,沥青铺就的路面上被砸出一个直径超过两米的大坑,粉尘碎石向四处飞射。假如杨任不及时刹停并横移,那块巨石铁定会砸在他的身上,把他砸的头破血流,筋断骨裂,虽然不一定致命,但是结果一定很悲惨。

杨任魂飞魄散,惊恐地退后几步,抬头看向天空,只见在一六层楼高的屋顶上,一个蓝衣蒙面的身影傲然挺立,他的两只手还做着抛物的动作,很显然,这块石头就是他抛下来的。

这位就是那位蓝衣刺客鸿飞冥,他在杨任使用隐形符时失去了后者的踪影,他一直在方圆几公里的范围寻觅,终于他发现杨任一路向县衙方向奔跑,于是他跳上屋顶进行追踪,从连片的屋顶上飞掠,抄近路赶上杨任,并且居高临下抛下一块石板。

鸿飞冥之所以要抛下这块石板,并没有指望用石板砸死杨任,他知道,一块千斤石板,应该砸不死一个肉身强悍的超人,他只是想用这一招堵住后者的去路,延缓他奔跑的速度。

街上的行人吓得四散奔跑,脸上都带着惊恐万状的神色,宛如世界末日降临。

鸿飞冥高大的身躯从屋顶一跃而下,宛如白鹤亮翅,在半空中,“呛啷”一声,长剑出鞘,一道凛冽的蓝色寒光划过天空,向惊魂甫定的杨任斜劈而去。

鸿飞冥一向谨慎小心,宁愿以牛刀杀鸡,也不想错过任何良机。上一次,杨任使用了大力符后与他几乎对成平手,所以,这一次,他悍然使用长剑,居高临下袭击,期望一击而中,快速彻底地解决杨任这个麻烦。

这把剑上面刻着复杂的纹理,剑身闪烁着蓝色的寒光,剑刃锋利无匹,离开很远的人都能感受到浓郁的寒气,哪怕普通武者使用此剑,都可以削断金铁,此刻,这剑由七级超人砍出,而且上面裹着一层饱满的真气,完全能够砍开铜墙铁壁。

“任哥小心!”

这时小金龟刚刚赶到,远远地见到蓝衣刺客手持长剑凌空劈向杨任,吓得大声尖叫着提醒

法眼  第三百八十章 有种你过来呀

无须小金龟提醒,杨任早已瞧见,他骇然欲绝,身躯急速退后,嘭地一声撞在一家酒店门口的墙上,不能再退,他下意识地拿出一枚障碍符,捏碎摔在自己面前的地上,口内嘶声叫道:“障碍!”

一道无形但是却犹如实质的厚墙出现在杨任面前。

“当”一声巨响爆开,惊天动地,鸿飞冥的长剑砍在这道无形障碍墙上,把障碍墙几乎切开了一半,剑上携带的真气向两边扩散挤压,差些把障碍墙爆开,不过,巨大的反冲力也在迅速向鸿飞冥手上传递。他那只握剑的手震得发麻,身躯向后踉跄倒退了七八步,眼睛隔着无形的障碍墙瞪着贴墙而立的杨任,满眼的难以置信。

鸿飞冥看不到那道障碍墙,只觉得杨任这小子的实力太厉害了,竟然具有如此雄厚的真气,居然能够抵御利剑的砍劈于十米之外!

杨任见障碍符起作用了,心中大喜,隔着障碍墙看向鸿飞冥,得意地咧嘴大笑:“哈哈,你能耐我何?”

鸿飞冥大怒,再次冲上前来,挺剑直刺,剑刃上裹挟着更为强悍的真气。

“哧”锋利的剑刃穿透了障碍墙,直刺杨任的胸前,杨任大骇,急忙横移,堪堪地避过,一股锋利的剑气擦着他的胳膊而过,刺在他身后的水泥墙上,把水泥墙刺出一个洞。

杨任出了一声冷汗,这刺客实在太强悍了,居然能以剑及剑气刺穿厚达数米的障碍墙!

鸿飞冥手腕一翻,想要用剑锋所带的剑气横扫杨任,但是那剑却没有如他所愿的扫过去,甚至都没有怎么移动,因为他的剑被厚实的障碍墙卡住了!

街上的行人惊魂甫定,见不是世界末日降临,而是发生精彩打斗,又开始饶有兴趣地远远地围观起来,并且评头品足:“那小青年能够隔空震开利剑,武功实在了得!”“这蒙面杀手在干什么?怎么剑停在对手前面就是不砍?他这是在打架呢还是在玩耍?”

和那些围观群众一样,鸿飞冥的眼睛也看不到那那堵墙的存在,他只觉得实在太邪门了,自己的剑竟然卡住空气中!莫非杨任在用精神力量扼住自己的剑?想到这里,鸿飞冥心里悚然一跳,要是这样的话,那么这小子的实力实在太高了!

虽然胡思乱想,但是并没有停下攻击。

鸿飞冥抬起左手,用带着饱满的真气的拳头击向杨任的面门。

“嘭”

鸿飞冥的拳头明明砸在无形的空气中,但是仿佛砸在铜墙铁壁上,震得他高大的身形向后直倒退,卡在障碍墙里的剑也顺势抽了出来。他的拳头被震得发麻,幸亏只是试探性的一击,没有使用全力,因为他感觉到这里有些邪门。

鸿飞冥有些迷糊了,老鼠眼眯成了一条缝,用狐疑的目光上下打量杨任的周身,这小子实在太邪门了。

杨任得意得有些忘乎所以,挑衅的目光直视鸿飞冥的目光,微笑着揶揄道:“有种你过来呀!”

酒泉治疗盆腔炎费用
酒泉治疗盆腔炎医院
酒泉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酒泉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酒泉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