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平信息港 > 金融

不朽道魂 第799章 探望伤病员

发布时间:2019-10-17 03:29:33

不朽道魂 第799章 探望伤病员

“她伤都没养好吧?怎么这就要走?”玉凌皱眉道。

那位长老也满脸无奈地道:“宫阁主说当日遇刺事发突然,灵运阁很多事情她还没有打点好,几天时间搁着不管,肯定会出大乱子,她必须得赶紧回去。”

“好了我知道了,她现在在哪里?我去见见她。”玉凌摆摆手道。

“还在宗门口呢,大家都拼命劝阻……”长老解释道。

玉凌点点头,正欲动身离开,束瑾叶忽然怯怯开口道:“其实、其实我也可以帮忙的。”

“帮什么?”玉凌转头看了她一眼。

“从冰域回去后,我就一直在学账簿打点统筹方面的事儿,多少可以帮宫姐姐分担一点压力。”束瑾叶一边注意着玉凌的脸色,一边接着说道:“前提是……你愿意相信我。”

不是相不相信她的能力,而是相不相信她这个人。

毕竟灵运阁对道凌宗的重要性无可比拟,能接触到账簿的更是经过多年观察考验的心腹下属,束瑾叶再怎么说也是个外人。

“那就一起过去吧。”玉凌想了想道。

束瑾叶带着几分愕然愣在原地,直到玉凌走出几步,她才如梦初醒,慌忙跟了上去。

他、他这是同意了?

束瑾叶满心都是恍恍惚惚的不可思议,下意识地跟柳广烟说道:“娘,那你先回去吧。”

“嗯……”柳广烟欲言又止,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和感慨,终轻声说道:“照顾好自己。”

“我会的。”束瑾叶用力点了点头,抿唇微微一笑。

这是她一个月来,次发自内心的笑容。

……

终宫凝水还是回到了灵运阁继续管理经营,不过在众多珍贵灵物的调养下,她的伤势已经好了七八成,除了气色有些憔悴和虚弱,别的方面已无大碍。

而且在升灵晶的作用下,宫凝水的修炼天资已经从原来的中上变成了上等,又吸收了那么多灵草的药力,总算是抵达了化尊中期,这对她来说已经是昔日不敢奢望的境界了。

即便如此,玉凌还是加强了她的保卫力量,将天重阁的一众高手抽调了四人派到她身边,包括幻神修为的席谦。

所以现在还留在玉凌身边的保镖其实已经不剩几个了,但了解到玉凌如今的实力,他们也就没有抗拒玉凌的吩咐安排,反正数遍十七域,也没几个人能威胁到他了,更何况还有安瑞卡这种破玄强者坐镇。

虽说以封域各大国的实力,如果真的铁了心要杀宫凝水,玉凌除非派个半神强者才能百分百保证她的安全,但无论是四国同盟还是云龙国,自己都打得不亦乐乎,所以他们也不可能抽调太多高手过来。不然上次在红莲州围攻玉凌的时候,就不会只有那么点儿人了。

宫凝水前脚刚走,玉凌又随后收到了来自东河州的密信。

信是阮华章写的,他很主动地提出将升灵晶完全交由道凌宗掌控,不再进行分成制。

之前碍于老师容辰的情面,玉凌一直没有威逼阮华章什么,多是把当初的四六分成改成了八二分成,玉凌占八分,阮华章二分。

想必阮华章也清楚随着道凌宗的壮大,东河州这个盟友已经可有可无了,情分这种东西总不能拿来当饭吃,所以那次的分成比例修改是他自己提议的,玉凌也便顺水推舟答应了。

而现在,阮华章已经下定决心,把升灵晶完全交付给道凌宗手里。

这也意味着,东河州从原来的盟友,变成了附属地位。

升灵晶带来的利益是惊人的,如果不是逼不得已,阮华章也不愿做出这样的退步。

一来,凭东河州的力量已经不足以和外域大势力对抗,这些时日他已经感觉到了令人窒息的压力。

二来,玉凌完全有实力独占整个升灵晶矿脉,只是没有撕破脸而已。与其把双方关系闹僵,不如自己做出让步,这样玉凌也算承了他一份人情。

至于第三个原因,玉凌也是过了几天才明白的。

二月六日,东河州全州哀悼,为阮华章举办了盛大的葬礼。

东河州高手,自此与世长辞。

玉凌总算知道了,为什么那封信充满了一种无奈与慨叹,隐隐然透着一种托孤般的悲凉。原来是阮华章自知大限将至,不得不早作准备。

次日,道凌宗便接管了东河州的一切管理,同时送给阮应琅一块“名誉长老”的令牌,这也算是对他的一种变相照顾。毕竟名誉长老平常基本不用做什么事,除非玉凌特别命令,不然他们想去哪去哪,想干啥干啥,自由完全不受限制,但却可以享受宗门四星待遇。

虽说名誉长老少之又少,不过以阮应琅化尊的修为,倒也名符其实,而且他还在九域大比中杀到了决赛,就更没人会在背后嚼舌根说闲话了。

忙完了这些事情,玉凌忽然想起还有个重伤病员没去探望过,之前宫凝水遇刺,就是她拼尽全力地阻拦住了刺客,才没有酿成悲剧性事件。

只是这个人吧……玉凌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才好。

玉凌拐到长老住宿区深处,硬着头皮敲了敲面前的木门。

“谁呀?”屋内传来一个虚弱而娇柔的声音。

“是我,你这几天休养得怎么样了?”玉凌问道。

燕云眉静默了两秒,方才冷哼一声道:“没死,不劳咱们的宗主大人挂心,你忙你的吧!”

“灵草灵药还有什么需要的吗?”玉凌无奈地接着问道。

“没有!让我自生自灭就好了!”燕云眉没好气地道。

“……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走吧走吧!”燕云眉不满道。

“那你好好休养。”玉凌说完就准备走人了。

听到他脚步声渐渐远去,燕云眉登时一个翻身从床榻上跳下来,一把拉开门,怒气冲冲地道:“喂

,你还真走啊?!”

“……不是你让我走的吗?”

“你是要把我气死啊!”燕云眉苍白的脸色都涨红了起来,暗暗地咬牙切齿。

这家伙是在跟她装傻吗?肯定是!不然他平日里那么聪明,现在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蠢,哼!过分!

燕云眉忽然搅紧眉头,一脸痛苦之色,哎哟一声就向地上栽倒下去,一副“我快不行了”的虚弱模样。

玉凌站在原地无动于衷:“别装了,你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吧?”

燕云眉继续磨牙:“化灵魂师了不起啊!我告诉你不要随便窥探我个人隐秘!”

“伤势也算个人隐秘?”玉凌看她一脸怒容,还是收敛了一下没再刺激她:“这段时间你安心恢复就好,其他事情不用操心。”

“能不能不要总是这种公事公办的语气!”燕云眉怒气更盛。

玉凌明智地保持缄默,打算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没想到身后却传来燕云眉幽幽的声音:“宗主,云龙国何崖沁是你杀的吗?”

“是我,怎么了?”玉凌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燕云眉已经平静下来,正有些疲惫地靠着木门,怔怔地出着神。

燕云眉叹了口气道:“你把他杀了,我现在一点动力都没了。”

“原来何崖沁就是你的仇家?”玉凌略微有些诧异。

北京哪个专科医院治癫痫病
湖南查妇科哪个医院好
哈尔滨那个医院男科好
南京输卵管堵塞什么治疗方法好
天津医院哪个妇科看得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