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平信息港 > 网络

今朝小说偏僻旅馆里四

发布时间:2019-09-23 11:27:25

  王杰上了汽车,吴斌马上发动汽车直奔别墅。在车上王杰再次给吴斌交代事发后在远离市区的老张联络点回合,下午五点我没到联络地点,说明我出事了,再向上级报告,并向上级说明金 ,就是美美,她已经爱上我了,我会用这一点保护自己,切记。吴斌认真听王杰讲述了的每一句话,心里知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憋了半天才说出一句话:“师傅要保重。”

  汽车行驶到上次王杰上车的地方,王杰叫吴斌停下车,两人同时下车,吴斌这时才腾出空来,紧紧地拥抱王杰,“没有时间了”王杰说着推开吴斌,上了汽车,汽车开向别墅。

  这时吴斌看着远去的车影,心里泛起挂念师傅之情。 那次学生游行遭到当地警察的驱赶,警察用军棍不停地向学生头上,肩上,猛击,不少学生英勇搏斗,躺在军棍之下,甚至有很多弱小女生,顽强和警察扯拉着,也倒下了。凄惨的情况,燃起我心中怒火,奋不顾身和警察搏斗,帮助学生们解围,出手片刻就有几名警察倒下了,学生看到此景士气高涨,我就成了警察的围攻主要目标,很多警察涌向我这边来,乱斗中我有些支持不住了,俗话讲得好,一虎抵不住群狼。危难之时王杰带领学生(可能是进步的青年工人),他冲在前头,拳打脚踢,连环出招,上下腾博,快如闪电,近身的警察应声倒下,闯出一条空道,把我从警察的围攻中解救出来。

  王杰一边开车,一边思考着吴斌侦查的情况,通过分析得出,每天下午楼上有五个人影出现,金老板不在其中,这说明他们出进有暗门,吴斌发现有别一辆汽车从别墅开出去,现在还没有回来,金老板不在其中,说明金老板办事还没有回来,要想进入别墅只有上午的时间为妥当,也考虑到别墅的瘸厨师从伙房进到别墅楼房,需要间隔四十米院子距离的时间------。时间、距离,不容多思考,汽车来到了别墅的大门口。

  王杰沉稳的把车停下,按三声喇叭,嘀!嘀!嘀!”别墅的声控大门打开了。为了争取时间王杰把汽车直接开到了别墅楼房大厅门前,迅速的下了汽车,直奔一楼大厅跑去,大厅和吴斌描述的一样,大厅进深八米,宽有十五米,大厅的左右各有一个楼梯通向二楼,一楼通过窗户判断左右各有三间住房, 住在右面的间,美美的爸爸,就是金老板,住在左面的间。

  王杰早就成熟的思考过要看看金老板的房间,看看能否发现重要的线索,说时迟,那时快,王杰三步并成两步直奔金老板房间,门上有锁,通过门上的玻璃可以看清屋里的陈设,显眼的是一面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悬挂在房子的正中央,旗子的下方镶嵌着S党的字样。王杰正要打开金老板的房门,只听见别墅大门外传来三声喇叭,嘀!嘀!嘀!声,不好,有汽车开进来,这时不容王杰思考,只能退回大厅,别墅的声控大门开了,王杰考虑到退路没有了,只能将计就计,直上别墅的二楼,当上到二楼时,别墅的院子传来汽车的马达声音。二楼大厅和一楼大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没有楼梯而已,三套抹角沙发,和三个茶几,摆在大厅正中间,挨着墙的是茶柜和酒柜,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时楼下的汽车停在楼门前的声音传来,不容多想,多看一眼,就多了解一点情况,直奔右面楼道奔去,间房和第二间房好像比楼下的房间小很多,就是一般的简单的家具,没有重要和特别之处,当来到楼道尽头的第三间房室,房间廓然开朗,明亮,很大的房间里摆放着一圈高级的会议桌椅,墙上悬挂着和金老板房间一样的,一面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悬挂在房子的正中央,旗子的下方镶嵌着S党的字样。王杰对这面旗感到新奇,马上过去撩起旗角,想看清楚还有什么特别,这时发现旗后面有一副画有梅花的条幅,这里一定有问题,为什么隐藏在旗子的后面?“噔—噔—噔”急促上楼梯皮鞋声,王杰顾不得一切,用力把画扯下来,赶忙卷起来,“噔—噔—噔”的皮鞋声越来越近,有人向王杰奔来,王杰看了看房间的四周,已经没有退路了,这时王杰也感到有些疲倦了,就坐在会议桌的正中的椅子上,无意低头发现,桌子沿下方有一个红纽,用手一按,只觉得连人带椅一起从上坠落下去。颠簸的人椅分离,先是向下,再是旋转,后是陡坡,混杂同时让人辨别不出,吉拉咕噜向下摔了下去。

  王杰感到坠落到山崖峡谷一般,深不可测,当滚落停下来时,四周漆黑一团,寂静的一点声音也没有,突然漆黑的远处传出了一个女人哭喊奔跑的声音,直奔王杰而来,随着妹妹,妹妹你快救救我------,妹妹,妹妹你快救救我------的凄惨的声,越来越近,只见一个魔鬼,一手提着一个女人的头,头还在滴着鲜血,一手提着一把带鲜血的刀,魔鬼向他逼来,一步,两步------,王杰镇定精神,掏出手枪,对准魔鬼就是三发连击,魔鬼不见了,四周又是寂静的让人毛孔悚然,三发枪声在久久的回音着,王杰右手握着手枪,蹲下身用左手摸着刚掉在地上的画,还好画就在脚下面,王杰一手握抢,一手抓紧画,小心翼翼的向前摸索,不多时好像有人从上面向下追来,形势紧迫,快速向前摸索,可能爬行十几米,发现一点亮光,亮光很来越亮,王杰发现这是一个山洞,出了山洞口,有一辆汽车停在山洞口,王杰不顾一切,上了汽车,汽车发动,行驶在盘山道上,逃脱了敌人的魔窟,甩掉敌人的追赶,辨别方向,带着侦查的情报和手中的重要梅花条幅,赶回驻地。

  事情很紧迫,王杰马不停蹄向上级汇报,上级临时召开了侦查的扩大会议,听王杰汇报侦查的情况,当场查看梅花图画,辨别梅花上签署人员、级别、联络方式和地点等等。对梅花上的敌特马上派警卫三连和当地取得联系逐个逮捕,特别指示,“要快”会议刚结束,首长亲切的握手王杰的手,“吴斌同志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呢?这次侦察任务完成的很出色,等召开党委会议时,我会汇报你和吴斌的侦查任务并提出嘉奖你们的。”

  王杰接着首长的话说:“我从别墅出来直奔您这汇报情况,吴斌正在我们住地等我呢,”说完和首长告别,

  王杰赶回驻地,刚进到驻地的院子里,吴斌就从屋门口猛地站了起来,“师傅回来了,怎样。”吴斌激动,挂念的说。

  王杰把进到别墅和上了二楼看到的一切给吴斌讲述了一遍,吴斌听得直了眼,一面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悬挂在房子的正中央,旗子的下方镶嵌着S党的字样。

  梅花上签署特务人员、级别、联络方式和地点。吴斌突然喊了起来:“师傅你立了大功了。”

  王杰纠正吴斌的话说:“不是我,是我们,首长说了要给我们请功,嘉奖的。”

  第三天,下午,有人给王杰送来一封信,上面写着:通过调研,和继续外沿侦察,还有王杰带回的资料,上级做出了明确指示:1别墅不用捣毁。2敌人事情败露,人员已经撤离, 证实S党是国民党下属的同梅花党一样的,特务组织。4 根据梅花条幅画上留下的,人名和人员职务及其地点,全线收查,一个也不放过。5把山洞的洞口封闭,交地方看管。6对敌人的企图加以揭露:敌人存放在别墅的炸药的目的是,想用炸药炸毁四川山城,阴谋没能得逞,委派兵工厂查收别墅所有炸药。7王杰前来接受新的任务。

  中央特委接到上海公安局的报告,报告中央二号首长,根据吴斌留下的纸条,中央二号首长马上派人秘密的把吴斌的师傅接到中南海,人派出去了,中央首长苦苦思考,一股顽固派,太嚣张了,不折手段的搞破坏,残忍至极,必须拔掉,不拔掉这股顽匪,对上海,对全国都会常生不利影响,二号首长焦急的等待着。吴斌留下的纸条,“请我师傅来。”中央首长很清楚这个案件必须要师傅来完成,说明其他人不要再丢掉生命了,他认为只有他的师傅才能破获。

  一天一夜首长没顾得上休息,专等王杰,天放亮了,院外传来汽车的声音,首长站了起来,不多听到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报告”王杰大声地喊着,

  “进来。”

  王杰拉开了首长的房门进了去,见到首长,王杰立正,敬礼,然后赶忙走上前去,握着首长的双手,问道“您身体可好。”

  首长什么也没说,把中央特委接到上海公安局的报告递给了王杰,当王杰看到吴斌留下的纸条,心如刀绞,眼圈红了------呆了许久。

  “你完成这项任务有什么条件吗?”首长问。

  王杰斩钉截铁地说:“保证完成任务。”

  为了更好的完成任务,首长请王杰坐下,提过一把美国造勃朗宁手枪全长仅10厘米左右,十分小巧。一枚牙齿发报机。然后说:“上海的老公安刘局长,等待你的命令,他可以全力配合你。” 并把吴斌此次前去侦查的所有情况都和王杰说清楚了,任务的重点,和路线等等。

  当时就给上海公安局长签发了加密电报。

  加密电报

  上海公安局长:

  次日王杰到上海,接纳吴斌工作,一声枪响,包围旅馆,两声枪响进去抓人,如有反抗击毙。

  落款 二号首长

  某年某月某日晨六点三分

  为了这次任务的保密,特把王杰秘密运送到东北,再从东北启程到上海,这样可以迷惑敌人。为了麻痹敌人,中央决定委派王杰的任务要和委派吴斌任务程序一样。

  次日,风驰电掣的火车在铁轨上飞奔,这是从东北边缘的火车站发出的特快列车,这列火

  车是由中央军委下达的特邀文件,通知铁道部加开的一列火车。火车带着东北的寒气,全列车身冒着白烟,疾驶向前,火车笛的“喔喔”声,车轮的嘶鸣“酷酷”声,车和风的磨檫声,一路的狂奔,行驶了好几天,向上海驶去。

  王杰对自己的战友很了解也很熟悉,所以时时处处都模仿吴斌的表现,在这列火车的第二车厢,第二排的座位上,有一位英俊的男子,正在漫不经心看着手上的小说,他那端详的眼神,是看书,还是想问题,不得知,但是严肃的表情显示出,很英俊,茶几上放着,半缸子浓浓的茶,茶水已经不热了,这时这位男子翻过一页书,拿起了茶缸子喝了口茶,他没有感到是凉茶,可能他的心思都在书上或者是在心事上吧,

  这时候火车上的喇叭里传出了一位少女清脆的语声:“旅客同志们。您们好,本次列车开往上海,距离上海,还有十分钟的路程,请大家保管好自己的行李,准备下车。”王杰习惯的看看手表,听到播音员的声音后,把书折上书角,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轻松的从车顶上方的行李架上拿下了自己的行李箱,行李箱很沉重,但是对他而言,轻松的很,他把行李厢放在自己的床上,“唰”的拉开拉锁,把他刚折过页的书放了进去,顺便拿起茶缸,打开车窗把剩下的茶水泼在窗外,一阵风猛刮进车厢,茶水随风吹了进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身体灵活的一转,躲过了刮进来的茶水,茶水湿了车厢一小块地板,他忙找来抹布蹲下身子,擦地板,当他站起来的时候,可以看出王杰面色憔悴,眼睛里挂着血丝,这些说明了几天的火车奔劳,勤苦,没能睡上一个好觉,王杰这时坐定,背靠车厢眯上眼睛。火车的嘶鸣“呜——呜——”声有有些缓慢了,火车也逐渐的慢了下来,“酷-----酷------嗤------”火车进站,这时刚才响过的喇叭有传出了那个少女的声音,“旅客同志们。您们好,上海火车站到站了,请大家拿好自己的行李,准备下车。”

  王杰睁开了双眼,站了起来,提起旅行箱,脚下响着着皮鞋的声音走下了火车,因为几天的火车生活,没能睡好,王杰出了火车站,就直奔出租汽车的地方,站定后习惯地看了看手表,然后来到了一辆出租车跟前,用一口流利的东北话,向司机打招呼,“您好,我是从东北来的,到上海来办事,几天的火车没能休息好,请您拉我到一家旅馆,可以吗?”司机很热情的请他上了汽车,司机熟练的发动了汽车,车很快地行驶起来。

  上海的夜市霓虹灯闪烁,花红酒绿,宽敞的街道,任汽车行驶,坐在车上一闪一闪的灯光耀眼,好不热闹,汽车行驶着。突然一个急转弯,王杰的身体也随着偏离了座位,汽车司机用尽了力气按着喇叭“嘀——嘀——”好像催促着行人。这时王杰刚坐好,发现汽车离开了闹市,街道的灯光暗了下来,王杰机敏的辨别方向,汽车又一个急转弯,王杰好像有了提防,不向刚才那样歪斜,控制着身体,汽车又行驶了两个路口,只听见 “吱——”的一声急刹车,车停了,这时司机们回过头来,笑眯眯的对男子说:“你要的旅馆到了。”王杰用感谢的语言回敬司机“谢谢您,多少钱。”司机接过钱忙下车,帮王杰打开车门,殷勤的司机又帮助男子提过旅行箱,哈着腰说:“您慢走。”

  王杰看着司机上了汽车,汽车疾驶而去。这时上海的古老钟声响起,“铛------铛------铛------”钟声响了十声,王杰习惯的看了看手表,他回过头来,展示在王杰眼前的是,街道路灯很远,也暗淡,旅馆是一座老式的三层的小楼,旅馆的两扇玻璃门已经破裂,横七竖八用布条连着,门口的右面挂着店牌:“上海偏僻旅馆”。看起来很不景气。王杰有些疲惫,也有些困倦,迈开脚步登上了旅馆的台阶,很费力的带着”吱纽”响声推开了旅馆的玻璃门,走了进去,

  一个五十米见方的大厅,吊灯的灯泡已经有好几个不亮了,显得大厅灰暗,压抑,在大厅们的右边放着两把单人椅一个茶几,一看就知道只是接到客人的地方,在大厅的尽头有一个三米的条形的柜台,柜台后面有一个带着老花镜的,白发老头,正在聚精会神低着头,手里响着算盘的声响,不时的停下来记着帐,老人家根本没有发现王杰,可是王杰已经注意到这位上了年岁的老人了,老人家一个劲的响着算盘、算着。

  王杰为了不打搅老人家算帐,就来到椅子前坐下,由于疲惫,在椅子上打起盹来,似乎梦见来首长的嘱咐,千万要小心,上海市国民党余孽聚集的地方,特务活动猖獗,你的任务------,腿一蹬碰到了行李箱。

  老人家听见响声,右手放下笔,抬起了老花镜,向四处张望,男子马上站起身,很有礼貌的走上前去,用一口流利的东北话,向老人家打招呼:“您好,金老板。”

  共 5 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插叙的故事结束,这只是为小说的主线设下伏笔,也是交代敌人的狡猾和我侦察人员的睿智和果敢。书接上文,还是那样的场景,还是那样的经历,结局如何,拭目以待。欣赏中...欣赏刘老师佳作。推荐共赏。【:莲心】

  1楼文友: 20:2 :19 一个插叙的故事结束,这只是为小说的主线设下伏笔,也是交代敌人的狡猾和我侦察人员的睿智和果敢。书接上文,还是那样的场景,还是那样的经历,结局如何,拭目以待。欣赏中... 莲的心是莲子,是那久已失落的,却年年为你花开的守候!

  回复1楼文友: 06:09:44 莲心:你好,谢谢,谢谢美按,谢谢了,遥敬!

  2楼文友: 20:24:18 欣赏刘老师佳作。祝福笔耕快乐。遥祝夏安。 莲的心是莲子,是那久已失落的,却年年为你花开的守候!

  回复2楼文友: 06:09:57 莲心:你好,谢谢,谢谢美按,谢谢了,遥敬!

  楼文友: 06:09:27 莲心:你好,谢谢,谢谢美按,谢谢了,遥敬! 诗韵古歌强,灵魂感赋狂。朝宣挥笔墨,文力自人王。

小孩子吃饭不消化怎么办
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宝宝脸色发黄什么原因
一岁半宝宝便秘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