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平信息港 > 网络

国内抗癌药代购人仍不知被捕及获释原因

发布时间:2019-07-15 11:40:10

国内抗癌药代购人:仍不知被捕及获释原因__腾讯

央广北京2月1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纵横》报道,两万块钱能买到什么?能买4台笔记本电脑、可以看400场电影、可以给自己的爱车上至少2年的保险,还能带父母在国内旅游一圈儿。但是,对于很多癌症患者来说,两万多快钱,只能买一盒名叫格列卫的抗癌药物。而这种抗癌药物是目前我国癌症临床治疗中应用广泛的靶向药物。

就是这样一小盒抗癌药物,却引发出了风波。近日,一位名叫陆勇的慢粒白血病患者,在高药价的现实逼迫下,走上了海外代购国外仿制药的道路,他也为很多病友代购了这种药物。而他也因此经历了被公诉、被逮捕,到终的公诉撤销、起诉撤回、重获自由的“剧情反转”。

英国阿斯利康生产的易瑞沙,瑞士罗氏生产的特罗凯,瑞士诺华生产的格列卫,这是目前在中国癌症临床治疗中应用广泛的靶向药物。除了有效率高,它们的另一个共同点是价格不菲。2002年,年仅34岁的陆勇罹患慢粒白血病,在医生推荐下,他选择了“格列卫”。幸运的是,这种药物对他有效,癌细胞进展得到了控制;而不幸的是,每月23500元的药费,将逼迫他在不远的将来在“病死”和“穷死”之间做出选择。得益于互联,年轻的陆勇获得了第三个选择:印度仿制药。

陆勇:当时还没有印度的渠道,我就从日本的上商店就买到了盒,印度生产的仿制药,当时我记得价格4000块钱,买到手后,里面有药物说明书,包括厂家的联系方式,就通过那个联系方式和印度联系上了,才知道印度报价只要3000块钱人民币,所以当时我整个家庭经济压力就放松了,原来一个月要23500,现在一个月只要3000块钱。

记便宜的救命药在病友圈中口口相传,到2011年,印度仿制药的中国市场已经蔚为壮观。印度企业接洽早买药的陆勇,希望请他帮忙提供国内账户以简化中国患者的购药流程,而为了避免“吃回扣”的嫌疑,陆勇没有提供自己的银行卡,转而在淘宝上买了一张他人名下的银行卡,供厂家和病友买卖使用。“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的罪名由此而来。2014年7月,公诉来了,陆勇懵了。

陆勇:对,我确实没有意识到买这张卡会涉及到法律问题,如果会涉及到法律问题的话,,我肯定不会去干这件事情,让印度药厂自己去解决。我又没在里面赚钱,我何必去冒这个风险?在退一万步讲,如果我知道这张卡会有法律问题,我肯定会采取更加隐蔽的手段去做这件事情。确实无知,当时也不知道买这张卡会涉及到这么严重的问题。

今年1月10日晚,陆勇和病友从无锡飞抵北京时,在首都机场被北京警方逮捕。随后,陆勇被沅江市公安局押回至沅江,以“经传唤未能到庭”为由关押至看守所。1月27日,沅江市检察院向法院请求撤回起诉,法院当天就对 “撤回起诉”做出准许裁定。1月29日下午,陆勇获释。这其中,无论是被抓,还是被放,陆勇都在云里雾里。

陆勇:确实没想到,因为我们已经完全做好上庭参加庭审的准备了。我1月10号在北京又被抓了嘛,法院说我传唤未到庭,以这个理由逮捕我。因为我住院嘛,怎么到庭呢?后来又没给我一个通知,也没给一个书面通知,我们也把住院材料都寄给他了,法院突然逮捕我,我也想不通。

张青松:撤诉的理由是法律和司法解释发生变化,它具体没有描述是具体什么变化。撤诉我觉得也是比较好比较妥善的处理方法。但是他现在理由,我估计还要学习学习,我不知法律和司法解释发生什么变化了。

在此前被起诉的罪名中,除了在陆勇看来是“飞来横祸”的“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另一项“销售假药罪”,在法律界和病友圈中,恐怕有着截然不同的解读。由于印度专利法律的松懈,包括易瑞沙、特罗凯、格列卫在内的抗癌靶向药都有对应的印度“盗版药”。有业内人士称,通过海外代购买到的仿制抗癌药,假药和有效药的比例约为1:1,除去一半的“骗人药”,另一半的有效药,其成分也不可能与制药巨头的原厂药百分之百吻合,药效要打些折扣。但以其不到正版药零头的价格来说,患者显然可以容忍这样的折扣。友大志是一个500人病友群的群主,这个群的名字就叫“特罗凯”。大志预计,其中约有两成人吃过或正在考虑吃印版特罗凯。

大志:你要说500人的话,大概有个100人?不是说明确说他吃过,就是说他在咨询、找渠道,他吃没吃我们也没有统计。普通的消费者他首先没有一个更好的检测手段,但是通过受益群体反应来看,如果渠道确实是从印度那边的规模的厂子弄过来的话,它的受益人群很多。

接下来,因为印度版格列卫招来官司的陆勇,还会继续吃这种仿制药吗?他的答案是肯定的。以及,陆勇还会替病友代购印度仿制药吗?今天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就在一个月前,他曾给出这样的答案。

湖州整形美容专科院哪好
蚌埠有哪些骨科医院
白癜风如何预防
商洛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