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平信息港 > 美食

平凡雨中的花纸伞江山故事散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54:45

深夜,膝头一卷似看非看的书;手中,一杯由热而凉的茶;室内,一抹时淡时浓的香。这时候,倦意渐袭,我的意识很容易出离。如一个云游僧般,行走在红尘巷陌。在懵懂的想象中,历练着世事的悲欢离合、人生的聚少离多。有时候走得远了,一时寻不见归途,便如《西游记》中所说的,书房里的肉身便只有独自入梦。这,成了我一个不愿意让人知道的秘密。  某一天,窗外下着小雨,我在江山网各个社团随意地翻看着入眼的文章。慢慢地,荧屏上跳动的文字便被眼睛挡在了视线之外。只剩下一个作者的签名图片还在眼前闪烁着。我的意识又一次飞走了,恍惚间,走在了一条深不可测的石板路上,两侧是高高的石墙。脚下的木屐轻脆地叩击着氤氲着一层水雾的石板,双脚茫然地前行着。  我的右手无意思地拂过身旁的石壁,仿佛一路敲击人生过往的岁月。冥冥中,一个声音嘤嘤地,在耳边一遍又一遍地提醒我:只要找到一块有温度的石头,就能打开另一扇岁月之门。  我的身后,仿佛还有无数的人在敲击着,可等我定睛向后看时,却一个人也看不到。我只是茫然地敲击着,直到,只剩下了敲击的动作,而忘了敲击的目的。  人生下来,可能就是要敲击石头的吧。你看,有棱有角的岩石被敲击成了鹅卵石,巨大的花岗岩被敲击成了牌坊、墓碑,就连工匠们弃之不用的碎石,也会被敲击成均匀的青石板,垫在脚下的路上。那些油头滑脑的政客,奸诈成性的商人,是不是也是被岁月的时钟,滴答、滴答地敲击出来的呢。  是在江南的雨巷中,一阵横笛的乐声传来,淹没了风声、雨声,甚至我耳边敲击石壁的声音。这一阵笛声,来得缓慢,像一个黑衣大氅的巨人般,慢慢地把我抱在怀中。笛声清越,一叠比一叠高亢。被这笛声带进灵魂深处的,还有凌寒盛开的梅花,一路抛洒着梅蕊清冽的寒香,把我紧紧地抓住了。我变成了这一段雨巷、这一阵梅香的俘虏了。难道江南也有鬼打墙吗?我急急地顺着周围的墙奔走着,眼见着一次又一次返回起点。  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就有一声狗吠声传来。周围一下子澄澈起来,月亮又一次爬上了窄窄一线的空中。虽然我一生不喜欢狗,特别是清晨把我从梦中硬生生地唤醒的狗。但对今天的这一生狗吠,我的内心还是充满感激的。  这一段“梅花三弄”的乐声,和那一个躲在暗处的手握横笛的女子,不知是从谁的梦中走来,把我错认成前世的千百次回眸了吧。是要向我讨要些什么?亦或是要让我知道些什么?牵着我的衣角,在她的八卦图中被动地寻找着出路。而那浓雾弥漫的厚重的咒语,竟然被一只半夜里耐不住寂寞的狗的吠声,解除了。  仍然在那段雨巷中走着,茫然地敲击着石壁。手指仿佛慢慢地伸长,变成了盲人手中的盲杖。笑容在清脆的回声中浮出来,好像在嘲笑着自己。一阵风迎头撞了我一下,就在我一愣的当儿,悄悄地就又走了,只留下一声听不见的叹息。  突然间,没有任何情节和铺垫的,一柄红色的花纸伞就那样张开着,像一团燃烧的火焰般,在不远处的雨巷中出现了。那样颓坐在亮滑的青石板上,仿佛走过了很多夜路的女子,满脸长发掩饰不住的昏昏欲睡的倦容,表演着一丝古典美女的慵懒和凄迷。  是从古色古香的线装书中走出的花纸伞吗?还是从那个结着丁香般幽怨的姑娘的手中滑落的花纸伞?现在,她似乎已经和曾经拥有过这柄伞的主人没有任何关联了。她就是自己,洒落一地的清愁,等待着银色的月光把她带到天上去,带到月宫里去。那里不会有恼人的雨,把她的目光打湿;也不会有不怀好意的风,撕扯她苗条的伞骨。在那里,她张开红色的翅膀,旋飞红色的裙裾,就可以自由地飞翔了。  可是,在我的视线里,她还是更像一只过于单薄的小船,像一个失去了魔力的外星生物,在这个雨巷中搁浅了。搁浅在我愿意为她停下的路口。这时的我,仿佛找回了尘世的身体,找回了身体里的重量,找回了视线里的满天星光和一轮明月。在这柄红色的花纸伞面前,我没有任何迟疑地停下来,躬身施礼。然后坐在她身边冰冷的石头上,把自己也坐成了一块石头,一块身上镌刻着曲折的孔洞的石头。任风的柔指,在我身上揉捻滑挑,在铮铮的肋骨上弹奏出一曲“十面埋伏”。  伞妹,你就是我前世的虞姬吗?跟随我一路腥风血雨,戎马倥偬。中军帐中舞姿翩跹,一路凯旋。垓下之战,我慷慨悲歌,你血洒帐前。演绎了史上凄美的一曲真爱生死恋。  石兄,还是忘了前世战争的惨烈吧。一将功成万骨朽,风吹边地鬼夜哭。魂飞天地,万世轮回。我更愿意作下一次轮回中当轳的文君,听司马相如弹一曲凤求凰;作风尘三侠的红拂,和心上人一起作天涯佳侣;作红颜知己的朝云,伴大词人苏轼吟唱大江东去;作秦淮河畔的李香君,留下名传千古的《桃花扇》。  虽然,我并非腹有诗书、吐气如兰;也并非风流倜傥、貌比潘安。但我有一颗悲悯的心,和在佛前发下的渡劫的愿。你看,雨滴又开始落下,我知道你我的手,始终不能把你身上滑落的泪滴接满。那么,就让我们一起上路吧,你寻你的锦绣文章,我找我石壁的温暖。如果恰巧精诚所至,岁月为我们打开了另一道门,那么就让我们携手走进世外桃源或者香格里拉吧。  你的心跳,有着雪花般的洁净;你的文字,有着丁香般的愁怨。其实,我更愿意未来的日子,被你的梅花三弄所占领;未来的文字,只雕琢你清香淡雅的幽兰。那一块有温度的石头,其实已经被我叩击过无数遍。只是我慢了半拍的神经,忘记了打开你五彩斑斓的宫殿。我的身体,已经习惯了撑着雨中的花纸伞,被那一只横笛中的梅花,带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今夜,我要在你雨中的花纸伞下,捞起你被黑暗隐藏起的及腰长发,一根一根地夹进我留给世间的文字里。单数,拴上一千只千纸鹤;双数,拴上一千颗空空如也的心。晴朗的日子里,千纸鹤带着你向幸福飞翔;忧愁的日子里,用我一千颗滚烫的心,帮你把冰冷的日子收藏。  你若笑了,我的世界便充满阳光;你若哭了,我便化作黑暗中的红烛,把自己流淌成清晨的泪光。  还是把这一篇只属于你我的文字,装进信封,贴上你花纸伞的邮票,郑重地存在时光博物馆里吧。想象着将来有一天,在你我白发苍苍的时候,坐在门口的秋千上,邮差在同一天,将这一封傻里傻气的信递到我们远隔千里之外的手中。我们咧开没牙的嘴,笑得很灿烂……  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公鸡叫了,我该走了…… 共 245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囊炎的发病因素有那些
黑龙江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