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平信息港 > 法律

不败战尊17第十七章赵威上门

发布时间:2020-01-25 05:54:21

不败战尊 17.第十七章 赵威上门

子母连魂丹,有子丹和母丹之分,两枚丹药一炉所炼,若是两人分别服用,就会魂魄相连,服用子丹之人终生受制于服用母丹之人,只要服用母丹之人一个念头,那服用子丹之人就会魂飞魄散,身死道消!

据传,这种丹药乃是从很久以前流传下来的,被一个宗门的高手无意中炼制出来,那宗门便凭借这种丹药迅速崛起,控制了诸多强大的高手,搅得天下大乱,人心惶惶,终被诸多门派联合剿灭!

据说炼制子母连魂丹的方法也在那时候失传,但是从那以后,天下间时不时会有子母连魂丹的消息传出,引得诸多高手闻风而动!

“不可能,你一定是骗我的,不可能……”

陆书剑满脸惊慌,不停地呕吐,但是丹药入口即化,怎么可能再吐出来?

“不可能?”

丁宁淡淡一笑,当时他在丹鼎殿之中看到子母连魂丹时也是吃了一惊,不太相信,但终还是取了带在身上,现在,他已经能够确定这子母连魂丹是真的,因为他能够感觉到自己那虚无缥缈的灵魂在掌控着另一个灵魂的生死!

只要自己一个念头,那个灵魂便会痛不欲生,自己若是让他死,那也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他心念一动,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伸出了手,将另一个灵魂握在手中,轻轻一握,那灵魂便发出了凄厉无比的惨叫!

“啊――好疼……不要,快停下……”

丁宁身前,陆书剑扑通倒在地上,神情瞬间变得扭曲无比,双手抱着脑袋,满地打滚,口中发出令人心悸的痛呼!

丁宁停手,看向他道:“现在信了?”

“信了,信了……”

陆书剑连连点头,刚刚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感觉像是过去了万年,那种源自灵魂的疼痛,让他没有丝毫再尝试一遍的勇气!

他站起身来,脸上满是汗珠,看了丁宁一眼,那清秀的面容此时在他看来有如魔鬼一般,让他发自心底的畏惧!

他站在那里,神情变幻不定,终低下头颅,恭敬道:“陆书剑拜见主人!”

“我们之间的关系,你我知道就行,平时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看着陆书剑恭敬的模样,丁宁心中涌起一股怪异的感觉,前几天自己还只是一个受人欺凌的外门弟子,而今,已经掌控了一位凝元境八重高手的生死!

这种巨大的变化,也让他的心随之蜕变,那种无畏无惧,勇往直前,打破一切的修行之道变得更为坚定!

“主人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陆书剑神情谦卑,他本就是一个阿谀奉承之辈,虽然被丁宁控制,心中很不好受,但这种人总是能够很快地调整自己,看清自己的身份和位置,知道什么该说,什么该做!

夜晚,死亡矿山显得有些诡异,四处都是阴冷的气息,蕴含着淡淡的魔气,让人心神不宁。

丁宁和陆书剑回到山谷,便看到了张贺的身影。

“陆师兄,丁师弟,你们终于回来了,近死亡矿山不太平,外面到处都可能隐藏着危险,二位还是待在山谷中比较好!对了,二位可曾看到蔡师兄?”

张贺身为那魏长老的弟子,修为自然也不弱,有着凝元境七重的实力,比之陆书剑差了一些,所以称之为师兄。

“张师弟,我们只是到山谷南边看看,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让张师弟担心,实在过意不去。”陆书剑脸带笑容,丝毫看不出异样,道:“难道蔡兄也出去了吗?我们两个并没有看到他。”

“蔡师兄出去的时间比二位还要早,到如今都没有回来,天黑之后,死亡矿山更加危险,不知道蔡师兄去了哪里?”

张贺微微有些担心,蔡松的身份他是知道的,冲天峰执法殿长老唐独的弟子,若是真有什么不测,唐独肯定大怒,他虽然不惧,但到那时只怕会坏了唐独和他师父之间的和气。

“张师弟不必担心,蔡兄实力不凡,又是唐长老的弟子,只怕铸天境的高手也留不下他,肯定不会有事的。”

陆书剑淡淡一笑,和张贺叙谈了几句,便与丁宁回到了住处。

房间之中,丁宁盘膝而坐,双目微闭,心中闪现出一点灵光,他将所有的心神都附在灵光之上,沿着一种玄奥的轨迹流转。

他在参悟武技“破”,与蔡松一战,若不是关键时刻这门武技让他进入到一种特殊的状态,他早已经粉身碎骨。

那种玄之又玄的状态只是出现片刻,但却让他沉迷不已,一旦真正掌握,将使他在战斗中占据极大的优势!

想要进入那种状态需要特殊的机缘,但丁宁记住了那种感觉,此时心神随着“破”武技移动,在慢慢感悟,寻找那种玄之又玄的境界!

这是一种特殊的修炼状态,不修元气法力,不修武技,修的是心,是意,是感悟,是境界。

如今,在丁宁看来,这门武技比寂灭雷典和大鹏云游术更为重要,因为法力好修,境界要提升很难,而“破”这门武技就有助于提升境界!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渐渐忘记了一切,好似自身化作了一点灵光,在天地间遨游,参悟诸多奥秘,整个人处于一种悟道的状态。

三天的时间,他一动不动,神态平静,身上渐渐有一股飘渺的气息散发。

“轰!”

“什么,蔡师弟失踪了?怎么回事?”

陡然间,外面一股强悍的气息冲天而起,席卷四方,将丁宁从玄妙的状态中,一道暴怒的声音落入耳中,让他神情一凝!

“这是赵威的声音,看来是方迪他们回来了。果然,这个赵威和蔡松关系不凡,一回来便过问蔡松失踪之事。”

丁宁整了整身上黑色的衣衫,推门走了出去,刚刚跨出房门,一股难以抵抗的气息如滔天大浪轰然拍击而来,将他拍飞!

只听咔咔声中,他体内不断传出骨骼断裂的声响,鲜血如水流一般从口中喷出,顿时之间,就感觉浑身剧痛,意识模糊。

轰隆一声,他的身体撞到墙壁上,整面墙都轰然坍塌,将他埋在碎石之中。

丁宁只觉整个胸膛被一座大山狠狠撞击,那恐怖的力量让没有丝毫抵抗之力,恐怖的力量拍到身上,此时胸前血肉模糊一片,体内骨骼更是不知道断裂了多少根!

“赵威!”

丁宁心中暴怒,眼中怒火升腾,但却冰冷无比,忍着剧痛抬头看去,看到赵威神情阴冷地站在那里,身上气势如海!

在赵威一旁,是魏长老、霍言平等人,只不过来时的九个内门弟子,此时只剩下了七个,少了一男一女!

“赵威,住手!”

方迪轻喝一声,挡在赵威前面。

“方师兄,蔡师弟失踪三天,极有可能遭遇到了不测,这件事必须要查清楚,我们之中,只有丁宁和蔡师弟有仇怨,蔡师弟失踪一事,他定然脱不了干系!”

赵威冷笑,道:“再说,冲天峰弟子的安危本该是师兄负责,这件事师兄也有,肯定也想将此事查清吧?”

方迪面色微变,冷冷道:“查自然要查清楚,但现在事情究竟如何还不知道,你胡乱动手伤及无辜毕竟不好!”

“无辜?”

赵威虽然修为不及方迪,但此时丝毫无惧,道:“刚刚张贺师弟已经说过,蔡师弟失踪那天,丁宁和陆书剑都曾离开山谷,而只有丁宁和蔡师弟有仇,这难道还不能说明吗?”

“哼,理由如此牵强,能说明什么,我看,只能说明你想要借此将我置于死地!”

陡然间,丁宁的声音响起,只见他从碎石之中走出,胸口伤势恐怖,面色惨白,口中不停地有鲜血流出。

他愤怒地盯着赵威,冷声道:“你说我与蔡松有仇,这一点我并不否认,他是唐独的弟子,自然和我有仇!但你说他的死和我有关,就凭那天我也离开了山谷吗?这样说来,你们全都有嫌疑,那天,你们也都不在山谷之中!”

“你不要狡辩!我们不在山谷,乃是前去剿灭金线虫,我们几个人在一起,都可以作证!”

赵威冷喝道:“而你,因为得罪了唐长老,害怕蔡师弟报复你,所以有充足的理由对蔡师弟动手!”

“对蔡松动手?呵,你自己白痴当别人也是白痴吗?蔡松什么修为,我什么修为,你的意思是说我能杀得了他?”

丁宁口中咯血,眼中的愤懑达到了顶点,道:“再说,那天乃是陆书剑非要让我随他外出,有没有见到蔡松,你问问他自然一切都清楚了!”

“你说我是白痴,混蛋,我要杀了你!”

赵威大怒,身上暴起杀机,手掌放光,化作一只巨掌,蒲团一般向着丁宁拍去,这一掌虚空震动,威能恐怖,落到丁宁身上,顷刻间就能将他拍成肉泥!

“住手!”

丁宁面色大变,这时,魏长老忽然开口,一股气浪从他口中轰击而出,将那蒲团似的手掌击碎,他踏步走出,看向陆书剑道:“丁宁的确不是蔡松的对手,那天你和丁宁究竟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详详细细的告诉我们!”

陆书剑神情惊慌,看了丁宁一眼,目光又从赵威等诸多内门弟子身上飘过,吞吞吐吐道:“这个……那天……”

“说吧,有我在这里,只要你如实道来,没有人敢把你怎么样!”

霍言平面带淡然,却给人一种霸道的感觉,身为开天宗掌门的弟子,即便只是记名弟子,他也有资格说这种话!

鞍山曙光医院
长春治疗银屑病三甲医院
哈尔滨治疗龟头炎方法
长春治疗早泄方法
张家口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