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平信息港 > 体育

错位小村情事之二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32:22

乡亲们都说毛健这辈子艳福不浅,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  可婚后的一年零六个月,那朵花走了。丢下一个刚满十个月的女儿和她一个性别不明的同学南下去打工了。  我不是说她那位同学性别模糊,而是毛健问过她,她只是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硬邦邦地撂过一句话:“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是男是女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  “我乍咋了,大不了离婚。”  左邻右舍的人,常听到毛健家的那朵花不是摔东西就是砸碗,整天骂骂咧咧。  “唉!这成天像仇人一样的日子怎么过哟!”  村里有一些小青年则说:“这两个人像个死对头,他们当初结婚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还不是为了传宗接代,生儿育女嘛。”  有的则说:“这种婚姻,不如早散早解脱!”  “是啊,这种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真是作孽呀!”  她走之前,毛健跟她狠狠地吵了一架,毛健砸了一只新的热水瓶,她接着就砸了一面镜框,镜框里面是两个人的结婚照:男的穿着黑西装,面部表情僵硬,女的身披洁白的婚纱,脸上挂着讽刺的冷笑。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夫妇吵架虽然算不上什么“丑事”,总之也是不好事吧。所以不到一天时间,三里路范围内的乡亲都知道他们吵得很凶。在“传”的过程中,经过人们的反复加工,竟变成了那朵花跟着“野男人”跑了!  她这一走,把毛健整得哭笑不得,整天既当爹又当妈,累得他喘不上气来。每当天黑时,他总感到心中空牢牢的,就像丢了魂似的,总觉得心里头一阵阵不安。他不由想起了芳草:“如果是芳草,她决不会像这样的……”  就在这时候,芳草来了。  芳草和毛健是同学,他们的初恋是从初一开始的,两个人情窦欲开未开,属于上自习课传纸条的那种。上高中后,双方都情窦大开,“正式”谈起了恋爱,当然还属“地下活动”。直到两个人都毕业了,各自回到村里去参加劳动,毛健才托人上芳草家去提亲。芳草的爹妈赚毛健家太穷,死活不同意。毛健的父母无奈,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了,就东托媒西托亲,为儿子娶了媳妇。就这样阴差阳错,毛健就娶回了那朵花。新婚之夜在新房窗外偷听的小伙子们,没听到什么带刺激性的内容,却听到新房内两位新人的吵架声。好像还有什么东西跌碎的声音。一个个扫兴而归。  后来毛健听到村里人传言,他结婚的那天晚上,芳草在自家村外的小树林里站了一夜,夜深人静时,她压抑的抽泣声,让匆匆经过的路人听了大吃一惊……毛健难过了好久。  芳草来到毛健家时,已天近黄昏,这是一个注定要出点事的时间。  毛健正抱着女儿用奶瓶喂奶,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小生命就这样活生生的印在芳草的心中。  芳草看着毛健,忍不住地说:“她就这样走了?”  “嗯……你坐呀!”  “你怎么就这样让她走了,为什么不让她在家带孩子,你出去打工?”  “她说……她说我一个男人出去挣不了多少钱。”  “她……在外面是不是‘发’了?”  “不……不……我不晓得!”  “毛健你……你怎么这么窝囊呀!”  “我……我……”  “你知道她在外面是干什么的嘛,她给你打电话了?给你寄钱了?”  “没……没有。”  “毛健……”  “嗯……芳草,我去做点晚饭,你就在我家里吃吧。”  芳草点点头,又摇摇头。  “你抱孩子吧。告诉我米在哪里……”  “不!还是我来做吧。”  夕阳的余辉飘进了屋内,为屋内罩上一层温馨的气氛。一个男人、一个坚持不嫁的大姑娘、一个嗷嗷待哺的小生命全部笼罩在暮色之中,好似一幅“双亲奉子”的风情图。  他们虽然是邻村,可自从毛健结婚一年多,芳草从没来过毛健的家,不知道是要忘记那段初恋还是因为毛健已经有了自己的爱人,自己的家。  “一家有女百家求。”正为打散毛健和芳草这对苦命鸳鸯而得意的父母,不断接待上门提亲的说客,兴奋不已,一心一意要为女儿选一个如意郎君。可是每提一个“选手”,芳草就拒绝一个,毫无商量的余地。到女儿拒绝了乡长儿子的提亲时,父母才恍然大悟:女儿的心还在毛健身上!劝又劝不醒,打又打不得的父母没辙了;芳草的婚事也就这样一年又一年地拖了下来……  在一个偶然的场合,她听到村里人说,毛健一个人带着刚刚十个月的女儿,日子过得很艰难,很不开心,她的心颤抖了,她放心不下。趁父母外出未归时,她来到了毛健的家。  芳草接过毛健的女儿,坐在草锅旁,炉膛里的火光映衬着毛健的脸,他盯着炉膛里闪动的火苗,眼睛一眨也不眨,神情恍若是一尊雕像。一个孤独的男人守着农妇们才干的家务活,那会是一番什么滋味。看着看着,毛健望了一眼芳草,眼眶里涌出滴滴泪珠儿。  “毛健!”芳草轻轻地来到他的身边,毛健才慢慢的抬起头眨了一下眼睛,回过头来看着芳草。芳草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擦着毛健脸上的泪水。  女儿在芳草的怀里已经睡着了,甜甜的,好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哀怨,所有的心灵寂寥都与她毫无关系。  芳草就这样轻轻地、轻轻地帮他擦着泪水,默默地、默默地看着他。  毛健也是那样深情地盯着她的脸,怅然地,含情黩黩地盯着。  芳草的脸红了,一片,一片,又一片……  毛健的心跳加速了,一拍,一拍,又一拍……  芳草轻轻的低下头,吻了吻毛健熟睡的女儿,毛健的心跳更厉害了,他站起身子,伸出双手,芳草抬起头,目光里说不清是渴望,是爱、还是恨。他和她紧紧的抱在一起了。  毛健的女儿醒了,睁着那双看不清世界的大眼睛,幸福地微笑着。  那一夜,屋外村头的小树林里蝉鸣悄无声息;屋内,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大姑娘的泪水,把多少个夜的等待和期望洗涤得透彻而清晰……  芳草成了女人、她一心爱着的男人的女人! 共 223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原发性早泄的心理疗法
昆明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昆明市看癫痫病挂什么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