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平信息港 > 时尚

春秋买来的友谊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5:10:43

《一》   春来了,人们脱去了厚重的冬衣,换上了春装。小伙子显出了精条,小女生显出了曼妙。在充满浪漫的高中校园里,一排排梧桐抽枝吐芽,嫩绿瞬间迎着早起的旭日,摇曳生辉,美不胜收。梧桐树下,一个穿着淡红色羊毛衫的女孩,依靠在树干上,低眉垂目望着手里的书本。天蓝色的学生裙在嫩绿的梧桐树影下,随风摆动,飘溢出一片春色满园中无限柔情的美。她全神贯注在自己手里的书本里,丝毫没有觉察到四周的变化,就连阳光悄悄升在了头顶,射出更加温暖的光芒时也不能自觉。她要拼战高考,她要努力让自己的人生有个好的转变。也许高考并不能决定一个人未来的一生,但是不高考她的人生就不会发生转变。她很美,不仅仅有张漂亮的脸蛋,而且还长了一副让人羡慕嫉妒恨的身段。据说有一次,她参加学校组织的一个演讲活动,当时被坐在台下的县里的一位什么什么官看中,推荐她去影视界做演员。她没有答应,因为她的追求只有她清楚。别人不懂,她也不需要别人懂。  好像累了,她直了直有些僵硬的身体,伸出手揉着有些酸痛的脖子。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一闪一闭,睫毛下那双晶莹剔透的眼珠子更是透出一种天生的媚。  她叫天岚,十九岁,很青春也很阳光,重要的是很美。当然,美的女人从骨子里透出一种冷,这是一种自信的力量,这力量让很多追求她的人望而止步,这力量也让她开罪了很多人。但是那有什么,这又不是她的错。  天岚的家庭不是很好,也不是很差。爸妈都是教师,只有她一个娇闺女,自然是视为珍宝。这也就修炼了她高傲的个性和清高的品质,不管你怎么理解这两个词语,对于天岚来说,她不认为高傲和清高有什么不好。  轻轻揉了揉胳膊,她合上书本,打算结束这种站立式的阅读模式。身边突然冒出的身影吓了她一跳,不用大脑想她也知道是自己班里的那个自称“酷毙”的男生云子沫。这小子仗着自己是富二代,处处摆高姿态,到处周济困难同学。要说这种行为还是值得褒奖的,问题在于被他周济的学生几乎没有不听命于他,他俨然成了班里的小霸王,《红楼梦》里的富贵闲人。作业不用自己做,写得漂漂亮亮的;考试不用他上场,试卷次次满分;体育不用他动胳膊动腿就是A的成绩。大家都清楚,这得归功于他有钱,会结交朋友,会助人为乐的后果,自然免不了有人会鼓吹好人有好报的言论来恭维云子沫。这个十八岁的阳光少年就在周围的恭维里,自以为是,目空一切。只可惜,在天岚这里却碰了钉子。他气派,耍大牌,人家天岚比他还要牛气,直接扮冷酷,不甩他。碰了冷钉子的云子沫不愿轻易认输,两个人的战争就此开始。一个猛追,一个猛砍。到了已经不关乎什么爱情不爱情了,只为了表明自己是不是强的胜利者。在云子沫的观念里,没有钱摆不平的事,只要有钱,他可以上买天下买地,中间买空气。天岚的拒绝,他认为是一种欲擒故纵的把戏,就看谁没耐心先举手认输。时间对云子沫而言,只是长与短的关系,他不介意,只要能够追到天岚,证明了自己的观点,他就是胜利者!到时候,天岚能不能在他眼里吃香,还要看他的态度和心情了。  “这么有心情呀?”他背靠着树干,眯着眼望着树影下闪动的曼妙身材,嬉笑着问。  天岚扯着嘴巴,勉强地挤出一丝微笑:“眼看要高考了,不备战行吗?”  “哎呀,我说你这人吧就是死脑筋!只要跟我做了朋友,高考不高考的有关系吗?”云子沫傲慢的语气里充满了铜钱味。  天岚微微一笑:“对于你来说可能很容易,对于我来说却很难。因为我喜欢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自己的价值。”  云子沫嗤之以鼻:“实际行动?天岚,你是很天真,还是太天真?”  “不是‘很’也不是‘太’,而是‘非常’。”天岚说着转身,背对着他。  “看来,你还是不能接受我,对吧?”云子沫有些失落地叹口气。  “也不是没有可能。”天岚突然想要考验一下他。  “奥……”子沫像是看到了希望,眼睛里闪出和阳光一样的光芒。“说来听听吧!”他都已经达成了她之前提出的那些刁钻难题,不在乎多做一项,越多越能证明他的能力,证明金钱的能力。  “你不是说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钱摆不平的事情吗?那么这次的任务很简单,只要你能让咱们班的华少俊接受你的帮助,我就做你的女朋友。”天岚微笑着转过头,带着某种胜利地微笑望着他。  云子沫愣了一下,从鼻子里哼出一声:“那个穷横的华少俊?你怎么会想到这么一个考题,太没创意了。”在云紫沫的字典里,华少俊是他失败的耻辱。在班里,大家都围着他转,都喜欢受他的恩惠,喜欢奉他为慈善家,唯有华少俊这根犟牛不仅和他划清界线还躲着他,说什么远离铜臭的腐蚀,分明就是仇富心态还说得那么义正词严。云子沫故意给他钱却被他当场拒绝,害得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丢尽颜面,从此,他和华少俊算是结下了仇怨,不再有任何的语言交流。这人要是不看中名和利,就像是一个练就了金钟罩、铁布衫的武林高手,刀枪不入。天岚选择他作为一道关卡,也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她很清楚华少俊这个人虽然穷,但是有骨气。云子沫在他那里载过跟头,这次对他来说算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况且天岚也想见识一下,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有不被金钱诱惑的人。  “怎么样?敢不敢接受这个挑战?”她用挑战来刺激云子沫,是不想他知难而退。毕竟这也是自己想要追求的答案。  “行!”云子沫咬着牙勉强答应。  天岚发出细微的一声笑,让争强好胜的云子沫挺直了腰板,响亮地喊了句:“行!一言为定!如果我能让华少俊接受我五千块钱的资金,就算我赢。”  天岚嘴角露出一丝很深意地笑,然后说了句:“我等你凯旋归来!”  阳光下,她走得很轻盈,似乎在告诉云子沫,她赢定了!  《二》  云子沫神气活现地扔给跟屁虫方威一沓子钞票,指着方威法号司令:“把这五千块钱给华少俊!”  “什么?”方威愣怔地瞪着眼前的云子沫,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老大,你发烧了吧?上次你给他五十块钱,他都和你打了一架。这次……”  “那是五十,这是五千。我就不信这个世上没有见钱不开眼的!华少俊也是人,而且是穷人。”云子沫琢磨着是不是上次给得少,侮辱了华少俊,这次出手大方些,保证华少俊看到钱找不到北。  “老大,你是知道的,那小子穷横穷横的。他说不跟咱们这种人同流合污,还说咱们只是没有断奶的啃老族。可气的是,他还说我们这些人根本不知道怎么样断奶。”方威也是穷人家的孩子,跟着云子沫后就变得财大气粗,看不起人了。华少俊身上的骨气是他讨厌的东西,那种他想拥有却根本没办法拥有的傲气。一个人,特别是一个身份背影很普通的人,当他看到有人表现的比他骨气时,他会嫉妒,甚至会语言攻击。这大概就是古人说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吧!  当时华少俊说这些话,云子沫也是很气愤,但是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问题是要让华少俊拜倒在他的五千块下,其他的都可以过往不咎。“哎呀,别跟这种小市民计较。咱们是文明人,能跟乡下人一般见识吗?再说,这是我追天岚的任务。只要华少俊能够接下这五千块钱,我就赢了!天岚就得听我的,至于华少俊更得低着头见我。那时候,我可就神气了!”云子沫冷笑着憧憬。  方威有些不服气,也不明白这天岚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利用华少俊来做挡箭牌。这云子沫也是头脑发热,居然真的答应这么荒唐的任务。有心再劝说云子沫,看他意志坚定,不可动摇,自己也不敢再说话。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软。得了云子沫的恩惠,不办好事情,会被他骂个狗血淋头。算了,还是想办法去找华少俊吧!    每个周末,华少俊都会坐车回家。在坐上公交车的时候,方威突然坐在了他身边。两个人是邻村,顺路。华少俊瞟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扭脸望向车窗外。  “我就不明白,华少俊你有什么牛气的?”方威受了白眼,心下很是气愤。  “方威,你有什么牛气的?”华少俊没有回头,冷冷地反问。  “我?我有云子沫这样有钱的朋友。你呢?”  “呵呵……是吗?那看来我还是不如你。”华少俊的话很生冷,怎么听都像是冤家路窄。  “华少俊,人穷不可怜,可怜的是穷傲!”方威真看不惯他那份穷酸骨子里透出的古代文人的气质,装!  “对,人穷不可怜,可怜的是没骨气。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我穷得只剩下这点骨气了,不显摆行吗?”华少俊说着,扭过脸望了一眼脸红脖子粗的方威,转过头不打算再理他。方威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拿出钱来给他。    “不要?”云子沫头大得真想找到华少俊揍他一拳。方威自然要编一段比较合理的戏文来掩饰自己的办事不利。云子沫打断他:“行了行了,你们这些人,找我要钱,嘴巴张得比盆大,手伸得比长白山还长,办起事来能力小得比鸡爪还小。”  方威惭愧地陪着笑:“老大,要我说算了,华少俊这小子他不识好歹。”  “这小子还真有点意思。不行,越是不收我越是要送。我到要看看是他骨气硬,还是我钱硬。”云子沫就喜欢挑战,华少俊的拒绝让他很愤慨,更挫败。他一定要打下这个攻坚战,这样他云子沫就是英雄了。只是,他考虑到不能白白送钱给他,得找个理由。他左思右想,终于想到了一个比较顺理成章的理由。  《三》  华少俊被云子沫堵在学校门口,不得已才跟着他来到学校操场旁边的梧桐树下。梧桐树浓密的枝叶遮盖出一条幽深、阴凉的娴静场所。有些爱静的女孩就喜欢来这里找寻灵感和心情,比如常来的天岚,她就恬静地坐在梧桐树下的休闲椅上,认真地读着手里的书本。云子沫怕她看见,拉着华少俊找一处距离她远的地方。  “云子沫,有话就说吧!”华少俊不想再往前走了,停下来扯住了云子沫。  云子沫四处看看,见不到天岚的影子后,才松开气,直视着华少俊开口:“华少俊,你是学习委员,能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忙?”他向来也是有求必应,只是用劳力和善心。  “帮我补习吧!”云子沫说完砸着嘴,他会学习?老天都不信。  “补习?”华少俊自然也是这种反应,但是他更加懂得去尊重别人。  “对,补习,一个小时五十。”云子沫的自傲不由自主就露了出来。谁叫他有钱呢?  “行。这个周末吧!”  “真的?你答应了?”云子沫脸上露出喜悦的色彩,这让华少俊很疑惑,这小子什么时候开始爱上学习了?  “太好了!成功离我不远了。”他开心地脱口而出一句。然后拍拍华少俊的肩膀,兴奋地跑开了。  “这小子中邪了?”他不能明白他夸张的表现,但是又想不出哪里不对劲。  周末,他如约给云子沫补习功课。华少俊很认真地讲课,他却吊儿郎当地玩手机。华少俊见状,一把抓过他手里的手机,严肃地责怪:“云子沫,你让我给你补习功课,就要好好听我讲。”  云子沫笑笑:“那么认真干嘛?只要你能拿钱管我听不听。”  “你什么意思?”华少俊瞪着他问。  “我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你只要负责讲课,听不听是我的事。国外的老师都这样,没人像你这么严肃。至于吗?”云子沫讥笑地抓起手机。  “很好,我明白了。”华少俊大概也猜到了到底哪里不对劲了。“行,你不听也可以。如果我讲过的题,你不会的话,补课费我不收。”想腐化他,没那么简单。  云子沫皱着眉,不理解地望着他,摇着头苦恼:“我说华少俊,钱跟你有仇呀?”  “钱跟我没仇,相反我很需要钱,但是我更清楚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喜欢靠自己的劳力来拿到属于我的报酬,不是这样白拿人家的钱。”华少俊永远把人穷志不短放在位。  云子沫冷笑:“我说你不是被书教傻了吧?这世上还有这么迂腐的道理吗?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的人在古代就是一个没用的书生,百无一用。过那种上无瓦片,下无寸土,还乐滋滋地守着古人的什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狗屁理论,横尸街头。可笑不可笑?”  “对,是很可笑,而且更可悲。但是这叫儒雅!”华少俊收拾起书包,站起身:“这道题要是做不对,我免费。”  “我靠!”云子沫算是甘拜下风,乖乖坐下来,暗暗骂他:“见过傻子,没见过这么傻的!”  “你看看吧,如果不懂我再讲一遍。”  “那就收双倍的授课费吧?”云子沫又抓住了个塞钱的机会。  “免费的。”  “脑袋被驴踢了。”云子沫心里骂着,暗暗叫苦,真是自找苦吃。这头犟驴还真不是一般的犟。  华少俊给云子沫补课,这可算是学校里的一大新闻,一向视学习为迂腐的云子沫居然在这次模拟考试中,过了及格分。学校老师都暗暗称赞华少俊的耐心,这更让云子沫抓住了塞钱的机会,他不失时机地硬塞三千块钱给华少俊,心里还盘算着离五千越来越近了,胜利的笑容还没完全在脸上绽开,华少俊把钱塞回给他。 共 672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要是患有附睾炎能吃鸡蛋吗
黑龙江专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