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平信息港 > 育儿

九龙神鼎第1111章徒做嫁衣

发布时间:2020-01-24 00:40:06

九龙神鼎 第1111章 徒做嫁衣

愠怒之色闪过面庞,中州王杀气骤现,森然冷道:“可惜,你不是当年的我,想杀师尊,还太早了!滚!”

身躯一震,磅礴的尘仙之力轰然冲击向四面八方。

然而,攻入秦仙儿体内,却如击打在空气,径直从其体内穿过,秦仙儿毫发无伤。

如今的秦仙儿,饶是苏羽都看不懂。

可以悄无声息从后抱住他,连尘仙之力都可轻而易举应对。

秦仙儿手掌轻轻脱离匕首,淡漠道:“毕竟是经历过神劫的人,死亡匕首,果然杀不死你。”

只见,插入中州王腰中的匕首,化作一团灰暗的气流,涌入其体内。

气流所过,躯体血肉立刻死亡。

若这蕴含气死的气流,流淌过全身,纵然是尘仙肉身也要死亡,甚至有可能连灵魂也一道死亡。

奈何,中州王历经神劫,体内的神火是死亡气息克星,将其抵挡住,并徐徐烧为尘埃。

“该死的死亡凤体,早知如此,便不该点拨你,开启血脉之力!”明明秦仙儿近在眼前,中州王却无暇击杀她,反而一动不动。

因为,他要集中体内所有神火,扑灭侵入体内的死亡气流。

秦仙儿默默无言,再度自掌心凝聚出一把漆黑如墨的死亡匕首,满脸淡漠的插入中州王腰间。

中州王紧咬牙关,满脸怒意,沉声道:“你从一开始,就打算杀我?所谓对苏羽的恨,全是伪装?”

秦仙儿收回手掌,不知是否是错觉,其掌心有那么刹那,变得透明了一下,仿佛手掌突然没了。

淡淡点了点头,秦仙儿道:“是!唯有获得你信任,才能近距离对你出手,才有机会化解掉苏羽哥哥的人劫,所以,当你找到我时,我就很顺利的成为了你的弟子。”

中州王听了,说不出的愤怒,他自以为掌控一切,算无遗策,却不料,反而被这个小丫头算计。

那一腔恨意,太过逼真,由不得他怀疑。

“你算错的是,杀不死我!”中州王冷笑。

秦仙儿露出怜悯神情,轻轻摇了摇头“不,有人能杀死你。”

“谁?”中州王冷笑道。

“灭仙箭!”秦仙儿目光投向苏羽掌中的金色箭矢。

中州王忍不住哈哈大笑:“除非尘仙手握此物,否则根本发挥不出灭仙箭的威力!试问当此之世,除却我,还有第二个尘仙?”

秦仙儿道:“的确没有,但,我可以造出一个来。”

造出……中州王轻蔑冷笑,直到秦仙儿手握一团散发冰寒气息的心脏,才面色一僵,紧接着是出离的暴怒,气得他浑身颤抖:“你,你将晗萱怎样了?”

“没什么,只是做了你想做的事。”秦仙儿淡淡道:“引导她将《玉女天寒决》修炼至圆满,然后夺走她的……神明血脉。”

中州王瞳孔一缩,因为愤怒和震惊,五官都呈现扭曲状态,似是被人盗走了宝藏的贪婪财主:“你怎么知道她身怀神明血脉?她的血脉很特殊,不应该散发出神明后裔的气息才对!”

“很特殊?恩,的确特殊,沉睡的修神血脉,对你突破神明境界,堪比仙丹妙药。”秦仙儿道。

中州王脸色再度剧变,面容阴沉无比:“是谁告诉你的?知道此事的人,已经死了!”

秦仙儿指了指自己耳朵:“身为死亡凤体,可听世间一应亡魂之音,活人不开口,终归有死人会开口,你灭口过的亡灵,恰恰知道。”

她激活死亡凤体,无意中探听到晗萱的秘密。

晗萱身怀连自己都不知晓的神明血脉,并且是并不多见的修神血脉。

修神亦是一种神明,以修入神,在修炼方面有其他人明都无与伦比的速度。

这种神明境界提升飞快之快,作为其后裔,一旦觉醒修神血脉,修炼速度也将非常快。

只是寒暄因为某种缘故,流传的修神血脉,竟然沉睡起来,沉睡的血脉,未曾被激活便是无主之物,因此若是外人得到,将其激活,便成为外人之物。

获取如此特殊的血脉,任何人都将在短时间内,获得修神血脉带来的好处――修为暴增!

尽管是暂时的暴增,可对中州王这样,即将冲击神位的尘仙而言,意义非同凡响,至少增大了突破神境的几率。

而外人想要取出沉睡的血脉,难以用外力,否则会惊动血脉,将其激活,白白便宜了晗萱。

唯有这篇《玉女天寒决》,是专门创造出来,夺取血脉的恶毒之法。

若是身怀沉睡血脉之人,不知情下修炼至圆满,体内的修神血脉便会被冻结,从而被轻易夺走。

秦仙儿掌中寒冰心脏形状之物,正是晗萱体内取出的修神血脉。

“你要自己吞噬掉?”中州王神色阴沉得可怕,眼神如嗜人的妖魔,渐渐血红,这是魔化的征兆。

秦仙儿却摇摇头:“不。”

恩?中州王微怔,秦仙儿花费偌大功夫,不惜拜入他门下,好不容易夺取了修神血脉,竟不是打算给自己用?

倩影飘然,秦仙儿如乳燕一般投入苏羽怀抱,小脸含着心疼之色,用小巧的手掌贴在苏羽胸口。

其体内灰色的气流,一缕缕被吸收回去。

“对不起苏羽哥哥,为了获取中州任,没能提前与苏羽哥哥商量。”秦仙儿如犯错的小孩子,小脸一片忐忑与不安。

苏羽却宽慰一笑,摸了摸她脑袋,叹道:“傻丫头,我怎会不知,你刻意为之?”

秦仙儿却是一愣,吃惊道:“你知道,我,我是假装背叛你的?”

“仙儿如果真想杀我,昨日在我身后一抱,便可杀我千百次,何须下慢性剧毒这么麻烦?”苏羽哂笑。

仙儿无声无息从后面抱住苏羽,向其腰间插入一柄死亡匕首毫无难度。

那死亡匕首,中州王抵挡得住,苏羽可挡不住。

所以,当发现仙儿在其怀中下慢性剧毒时,他便知道,仙儿必有所图,是以配合仙儿以假乱真的欺瞒过中州王。

“原来都被苏羽哥哥看破了。”秦仙儿小脸一红,回过味来又嗔道:“那你,那你还说那样的话,哼!”

怎样的话?心甘情愿死在秦仙儿手中。

“听到你说这句话,我差点要哭了,我真怕你信了,我,我怎么会杀苏羽哥哥?”秦仙儿大大的眼睛滚动委屈的晶莹,此番兵行险招,她自己也被吓到了。

苏羽一阵怜爱,柔声将其搂入怀中:“乖仙儿,只许你欺骗我,就不许我欺骗你了?”

秦仙儿红着脸,娇嗔道:“我不管,反正我被吓到了。”

“哈哈哈……”苏羽忍不住笑了笑,许久不见,仙儿何时学会撒娇?

“事后再任你惩罚吧,现在,先应付眼前局面再说吧。”苏羽神情严肃起来。

即便被困住,他也伤害不了中州王,除非掌中的灭仙箭。

“不怕,修神血脉若交给你,纵然不成神,暂时达到尘仙境界也没有问题。”秦仙儿小心的将这颗寒冰心脏交给苏羽手里:“神一尘大人将灭仙箭交给你,必是希望你来报仇,苏羽哥哥不要推辞。”

望着眼前的秦仙儿,苏羽越发疼爱。

每次别离,仙儿都会默默为他准备许许多多的东西,自己不舍得用,却一点点藏起来,待相见时交给苏羽。

无一例外。

这一次,谋划半年之久,以身犯险夺取了修神血脉,就是等待这一天相遇吧。

将心脏接过,苏羽道:“你怎会知道,我有灭仙箭,还有,刚大雷出现在五行山腹,也是你引导的吧?你难道知道我的一举一动?”

作为死亡凤体,操控一具骸骨,应该不难。

这也是为何,刚大雷分明形神俱灭,他的遗骸却会行动。

秦仙儿点了点脑袋,眼睛明亮:“是静雨姐姐卜算的,她继承了天机子前辈的轨迹神意,早在半年前就算到今日局面,提前布局,我拜入中州王门下,借机杀他,不行就退而求其次夺取修神血脉,也是静雨姐教给我的,这一切都在她轨迹策算之中。”

半年前就布局?苏羽不由惊讶,夏静雨将“轨迹”神意修炼到何种高度,可知半年后具体之事。

是以能提前引导苏羽前来此地,完成一次夺取。

蓦然间,苏羽忽然想到,云崖子曾说,自己化解人劫的危机,与“凤”有关。

秦仙儿和夏静雨均不具备“凤”字,但,秦仙儿是死凤之体啊,其脖子后面,还有一枚凤形印记!

结合如今生死转折,秦仙儿是化解人劫的希望啊。

两个女子,半年前便不断为苏羽布局,其心中唯有珍惜二字。

人生得此两位女子,夫复何求?

“血脉如何炼化?”苏羽问道,通过九龙神鼎的话,效果打了折扣且不说,还很缓慢。

秦仙儿道:“直接吞服,《玉女天寒决》是专门夺取沉睡神裔血脉的法门,已经克制住了神血的威能,只要有飞仙境界,就不会对身体有伤害。”

如此那就简单了!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预约挂号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怎样
贵州癫痫的医院
安阳专门治男科医院
宜昌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