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平信息港 > 科技

重生之狂神鬼剑第八十七章艾露露要订婚

发布时间:2020-01-25 06:41:30

重生之狂神鬼剑 第八十七章 艾露露,要订婚

83_83484“我就是。你是谁?”

多菲冷眼直视着残乐。

“我叫做残乐。是这个武馆的保姆之类的。”

残乐想了想后才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名分,只好给自己安插了这么一个称号。

“首先,我想纠正一下巴尔斯提亚先生的几个错误。这个剑道馆是有学生的,而且比别的武馆学生都要很多。其次,这个武馆也有老师,这位赵先生就是这里的代理老师。另外,这个鬼剑道馆没有破旧的地方,gsd鬼剑道馆可能没有办法和巴尔斯提亚家族的财力相比,但是我们至少可以保证这个剑道馆的整洁和完整。,gsd先生并非不在,而是因为一些事情暂时性离开。所以,希望你能够收回之前对这个剑道馆的蔑视。”

“哦~~”

多菲看着周围。之后就换了一个眼神。眼神似乎稍稍变得冷静一diǎn。

“原来如此,是我説的太过分了。还请残乐先生多多包涵。”

“没有关系。”

残乐嘴里説着没关系,但是表情仍旧是非常僵硬。

“我这次来是为了带走艾露露的。希望不会给各位添麻烦。”

“但是课程还没有结束。如果想要艾露露回家的话,课程结束了就可以回家了。”

“不了。艾露露之后会在家里学习。我安排的有专人的导师,所以不用担心艾露露的的学习。”

多菲毫不退让,看着残乐正色説道。

“艾露露作为巴尔斯提亚的子嗣,我不希望她因为自身实力的修炼而耽误太多时间。”

“也就是説,之后艾露露都不会来这里了吗?”

听到残乐的这句话后,艾露露的瞳孔瞬间收缩。立刻抬起头想要説什么,但是此时多菲正好看着艾露露。艾露露的眼睛和多菲的眼睛对上的时候,艾露露的表情又变得恐惧起来。再次低下了头。

“艾露露,你想要回去吗?”

残乐看着一旁低着头的艾露露,柔声问道。

“我”

艾露露困难的抬起头,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

“她当然想要回去。生在巴尔斯提亚家族,就必须要为了家族承担应有的。是吧,艾露露?”

“是”

艾露露又重新低下了头。低下的头颅传来了类似蚊子一样的声音。

“”

残乐看着低下头的艾露露,又看着面前的多菲。似乎不知道该説什么了。

“我説你。艾露露根本就是一脸不情愿的表情好不好,你分明就是强加自己的想法给艾露露啊!”

赵大虎看不下去了,不禁冲过来怒声説道。但是身体被残乐用手臂挡住,不能冲过去往多菲脸上来上一拳。

“不。我没有强加自己的想法。”

多菲正视着赵大虎。

“这也是艾露露的愿望。为家族帮上更多的忙,不是吗?艾露露。”

“少这么多废话。艾露露根本就不想回去。”

赵大虎愤怒的挥舞着自己的拳头。

“艾露露,你大可説出自己的想法,不用管这种利益至上的混蛋。只要你愿意的话,就可以呆在这里。我是这里的代理老师,在这个武馆,现在我説了算!只要艾露露説一个不字,我看你们谁敢艾露露?”

艾露露低着头走上了前,来到了多菲的身旁。转过身,向着残乐和赵大虎一个九十度鞠躬。这个时候,雷克斯和多多都站在残乐的身旁。虽然雷克斯和多多一开始就在,但是始终插不上嘴,也只好闭嘴。

“一直以来,多谢大家的照顾了。”

艾露露低着头,缓缓的説道。声音如常,听不出多余的感情。

“xiǎo姐”

塞拉利站在多菲的身后,想要抬起手,但是终还是转过头放下了手。

“那么就这样吧。再见大家。以后有缘再见。”

艾露露直起身,但是还是低着头。长长的发梢遮住了眼睛,看不到神情。

艾露露转过身,向着大门走去。

“一直以来xiǎo女多受各位照顾了。这是我的一diǎn心意,请接受。”

多菲説道。身后的塞拉利从怀里拿出一张紫晶卡。

“好的。知道了。”

残乐表情有些阴沉,但是还是走上前接下了卡片。

“那么各位。再见了。”

多菲转身走向了大门。塞拉利看着离开的老爷,又看着鬼剑道馆的众人,向众人微微鞠躬过后便也离开了。

===========================================================

“彭!”

赵大虎一拳打向地板上。面前放在地板上的托盘和托盘里的酒壶都被这一拳打的震了起来。落到地板上发出哗啦的声响。

“有钱又怎么样?有钱就能忽略女儿的想法,强硬的把自己的想法加到自己女儿身上吗?有钱就能够随便贬低别人吗?那个混蛋那个混蛋那个混蛋那个混蛋!”

赵大虎每説一句话拳头就会狠狠的砸向地板。酒壶和托盘随着赵大虎的拳头一次次的发出碰撞的清脆声音。

“算了赵大叔。既然是已经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浪费心情了。”

雷克斯出声阻止道。但是脸色也是非常的苍白。

多多双手抱着自己的xiǎo腿靠在墙壁旁,头深深的埋在腿弯里。一句话也没説。

残乐阴沉着脸站在庭院里抬起头看着天空,身上的衣物被清风微微的吹起。

阳光不是很刺眼,温和的洒在武馆的大门处。但是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身体却没有一丝的温暖,宛若十一月的寒冬一般的冷空气充斥在每个角落。似乎每次呼吸都会呼出一道白气一样。

大家,都很消沉呢。虽然相处的时间只有一个月,但是艾露露真的是一个非常温柔,善良的女生。明明是个大xiǎo姐,但是待人也和善,虽然还不是很会做饭和打扫,但是学的都很认真。非常喜欢吃甜食,所以甜品的料理学的很快。长的非常可爱,但是却很要强,心智也非常的坚定。不论从什么地方看,艾露露都只是一个很平凡的好女生而已。

但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这么xiǎo的孩子要遭受这些呢?

一开始遇见的时候,艾露露就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一开始交流的时候,她极力的否定自己。现在好不容易变得开朗起来,又在一瞬间被打回了远diǎn。那个臭老头子那个臭老头子!!!!!!!!

“吴月你去干什么!”

站在庭院里的残乐看着吴月冲向大门立刻大声喊道。巨大的喊声让吴月快速奔跑的身体凝固,顿时停了下来。

“我去找艾露露。那个臭老头子完全无视了艾露露的意愿,根本就是在强加自己的想法而已。艾露露她她啊”

如果在放任不管的话,艾露露也许又会和之前次见面那样做出什么傻事还不一定呢。

“那个男人在强加自己的想法给艾露露这件事我们一开始就知道了。但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到。艾露露的家庭是上层社会的家庭。我们在做的事情也不过是以自己的狭隘的世界观擅自对那些从来没有涉足过的地方妄加评论而已。”

残乐走到吴月的面前,蹲了下来。残乐蹲下来的身体比吴月要矮上一diǎn,残乐自下而上的看着吴月。

“吴月,对于他们来説,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在他们眼里都不过是井底之蛙的妄加判断而已,可笑,愚蠢,以及无知。艾露露也许真的不喜欢那么做,但是那些上层社会流传了数代的方案,不可能会因为一个平民而有所改变。”

“就算是这样”

“吴月,我很想带艾露露回来,我真的很想带艾露露回来。这样的想法我完全不比吴月你的少。我一直都看着她。艾露露这个孩子,可爱,乖巧,温柔,又像一个女生一样有些xiǎoxiǎo的私心,她不喜欢吃葱,非常喜欢甜食,害怕黑暗和看起来可怕的东西。虽然只相处了一个月,但是这个女孩,我真的非常喜欢。当时的我,只要艾露露説愿意留下来,只要她肯説,我不会让任何人带走她。哪怕赌上自己的生命。但是”

残乐头微微低下去。

“但是终还是没有做。因为艾露露她,真的是个很乖巧的孩子。她了解自己的,和自己应当肩负的使命。所以她终还是选择了离开。也许她的父亲真的将自己的想法强硬的塞给了她,但是艾露露她,也选择了接受。我们终究只是外人,我们能做的事情,也只有向艾露露祈祷,希望我们以后还能够有机会再次见面。”

“”

吴月转过了身。双手狠狠的攥了起来,全身都在颤抖。

“吴月,在我看来,残乐説的没错。”

卡尔巴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难处和不妥之处。吴月你终究也只是朋友而已。你认为,就算你真的去了,以现在艾露露的状态和她父亲的态度,你们真的能够见面吗?或者你能改变什么。”

“朋友吗?”

吴月双眼内的火焰慢慢熄灭了。

“这样真的好吗?”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啊!!!!那个臭老头子!竟然敢让自己的女儿露出那种快哭的表情!这样的人还算是父亲吗!!!!!”

武馆内传来了赵大虎的叫骂声还有摔酒瓶子的声音。

吴月转过身看过去,看到了脸红红的趴在门槛处的赵大虎。以及旁边的一堆酒瓶子。这么短的功夫赵大虎已经喝了十几瓶了吗?而且千杯不醉的赵大虎竟然还会喝醉。

“那个赵大虎,看来对于艾露露的离开也很伤心。”

卡尔巴的声音再次在脑海中响起来。

卡尔巴,对于大家也逐渐习惯了呢。但是在那之前

“赵大叔。你刚才説艾露露快哭的表情”

吴月走向武馆,看着趴在地上的赵大虎。

“那不是废话吗?嗝。”

赵大虎脸红的打了一个嗝,一把捏碎了手中的瓶子。

“艾露露那个孩子,她从她爸来了以后,就一直低着头,身体也在慢慢的颤抖。之间只有一次看到艾露露那孩子抬起头,她没哭,但是嘴唇都快要咬出血了混蛋啊!!!”

赵大虎一把抓起旁边的瓶子扔向了一旁的墙壁。瓶子碎裂的声音格外清脆。

“那个臭老头子,明明知道自己的女儿不会拒绝,竟然还敢那么説。艾露露这个孩子,就是太懂事了。她是孩子啊,任性一diǎn又怎么样!撒娇一下又怎么样!所有的东西全部都自己承担!可恶!”

“哦,这样”

吴月的嘴角慢慢咧了起来,牙齿之间发出了吱吱的紧咬声。

“我果然还是没办法放任不管。”

“彭!”

“吴月,吴月在吗?”

门外传来了塞拉利紧张的声音。

“塞拉利先生?”

吴月转过身看着突然推开大门的塞拉利。塞拉利是个非常有礼节的男人,会这么慌乱还真的是少见。

“不好了!xiǎo姐xiǎo姐要订婚了!”

“什么!!!!!!!!!”

“什么!!!!!!!!!”

“什么!!!!!!!!!”

“什么!!!!!!!!!”

======================================================

吴月,残乐,赵大虎,塞拉利,雷克斯五人奔跑在街道上。因为塞拉利担心会被老爷发现,所以是一路跑过来的,想要去艾露露的家的时候,吴月等人又雇不来马车,不知道为什么,马车行的老板不愿意把马车出租,结果众人只好跑过去了。

“刚才回去后,老爷就説让xiǎo姐去休息一下,明天去见一下拉托里尔家族的少当家,商量婚事的事情。”

“那个臭老头子。到底要怎么践踏艾露露的心意才会善罢甘休啊!”

吴月的脸色变得越来越愤怒,已经扭曲起来了。

“如果只是让艾露露回去学习的话我就忍了。毕竟有那些专门的老师教的话也许可以学的更多。但是那个臭老头子竟然敢再次无视艾露露的愿望给她定婚事这次我一定要往那张欠揍的脸上狠狠打上一拳!”

赵大虎全身的肌肉随着赵大虎脸上的青筋出现而不断的爆涨着。

“算我一个!”

雷克斯跑到赵大虎身旁握紧腰间的木刀。

“大家,不能闹的太大啊。别出人命了。”

多多紧了紧手上的手套,同时将头上写着“战”的头巾紧了紧。

“”

残乐阴沉着脸,腰间的枪在跑步的情况下喀拉喀拉的响着。

大家,都在生气呢。

跑到众人旁边的塞拉利看着众人的样子。

xiǎo姐难得能够找到如此为她担心的朋友,就算是老爷,这次我也无法再坐视不管了。希望大家,能够帮助到xiǎo姐。我是没办法,我就算想要帮助xiǎo姐也做不到。所以,大家,xiǎo姐就摆脱你们了。。

运城市皮肤病医院预约挂号
仁爱医院梁平
贵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遵义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
咸宁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